越剧梁山泊与祝英台 | 越剧五女拜寿 | 越剧红楼梦 |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戏曲杂谈 >

赴南京看越剧有感

来源:未知  已有人浏览  发布时间:2013-09-06

   期待已久的明星版越剧孔雀东南飞终于在声声欢呼中结束,我也从南京赶回。签名虽然没有要到,但依然非常激动、无比满意。我与爷爷七点钟不到就进入大行宫会堂,当时人还不是很多,背景已经布置好,充满唯美气息。到将近七点半时,会堂已经是“人山人海闹盈盈”了。很快,钟声响起,第一场拉开帷幕。是徐派小生张小君和吕派花旦吴素英。张小君把焦仲卿木讷朴实的形象刻画的可谓惟妙惟肖,徐派味道也很足。吴素英当然极好,是绍百的三大台柱之一,吕派唱得“嗲得不得了”,一点也不像是和我爸爸同年的人儿。

  第二幕起,金派弟子中堪称第一的谢群英演的刘兰芝就上场了。此一幕中,焦母对刘兰芝已是百般刁难,而谢群英也充分发挥了金派咬字厚实,音调虽低而不失亮丽的特色。几段唱无不使得台下频频喝彩。而第三幕中的逼写休书,范派小生陈雪萍像极范瑞娟,刻画出焦仲卿懦弱无能的形象,丝毫没有因演员换了而产生的出戏之感。休妻的小高潮台下掌声极大。

  第四幕“雀盟”是别出心裁的“尹王配”。尹桂芳和王文娟两位大师,似乎就在81年的上海春晚中合作过。当时尹桂芳已经偏瘫,却依然十分精彩。而弟子的合作倒还是有一定数目的,如君安和李敏,以及79年筱桂芳和王文娟,但演《孔雀东南飞》倒是第一回。张学芬一上场的一句喊,鼻音明显就比前两位“焦仲卿”重,听起来既糯又甜,正宗的尹派!而演刘兰芝的正是芳华越剧团的王君安的老搭档——李敏。李敏的唱腔,王中带傅,一亮相,就喝彩连连。君安虽然未来,但“见李敏如同见君安”,我自然极为开心。之后两幕,主角都是李敏的“刘兰芝”,我尽情享受,连连叫好。但心也被剧情和唱腔打动,不禁有些悲伤。

  第七幕“雀会”还未开始,幻灯字幕上便先打出“二度梅得主,范派,吴凤花”几个字,全场便是一片掌声。略有些遗憾的是傅派花旦陈飞未至,刘兰芝仍由第一幕中的吕派花旦吴素英扮演。双吴的《沉香扇》等戏,我只在电视上看过,这次现场见到,也可谓是无比激动。之后吴素英唱了几句,便听见“快马加鞭访兰芝”,知道花花要上场了。前四个字唱完就是一片掌声,一句话唱完又是一阵掌声,最后终于亮相掌声如雷,全场沸腾。吴凤花和吴素英并没有因掌声而出戏,演得悲壮之极,双双立誓称“黄泉共为友”。之后进入最后一幕戏——“雀亡”。演焦母的潘琴表现也很出色,每次必说的“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”不止一次把观众逗笑。在焦仲卿把母亲打发走后,在空房内的一段“人去楼空空寂寂”花花唱得极好,一段弦下腔充满阳刚之气,与范瑞娟可谓“神似”。唱完后舞台上便飘满人造雪,之后吴素英展示了一段出色的台步与水袖,投入寒冰池中(即舞入台后)。然后吴凤花的焦仲卿赶到,悲壮而不凄凉地追兰芝而去,舞台顶端一条白布飘下,完美结束。

  最后谢幕极为热闹,4个焦仲卿与3个刘兰芝翩翩起舞,全场观众都挤到舞台下方,尖叫声连连。大幕拉起后又掀开再谢了一次。之后我原以为结束,将要走时只听得尖叫与掌声不断,大幕再次掀开!!!不禁让我想起了范瑞娟与傅全香在民主德国的28次化蝶及谢幕!!! 美哉,越剧!壮哉,越剧!

  演出结束后,我也在回来的路上沉思。南京的越剧迷也如此之多,上海、浙江的当然更是不少,这里面,年轻人也占到三四成。戏曲的延续与复兴,这个被人频频提及的话题,我也得提一次。这次明星版越剧,绍兴小百花越剧团、上海越剧院、芳华越剧团、海宁越剧团、杭州黄龙越剧团、浙江越剧院纷纷参加,涉及范、吕、金、尹、王、徐等多个流派,说明越剧界已经渐渐摒弃了流派与院团的门户之见。前几天长春评剧院遭强拆的事在越剧吧引起巨大反响,也是件值得欣慰的事。

  简而言之,越剧乃至戏曲的复兴,不是空话和梦幻,也不是必定的,而是一个机会。能不能把握这个机会,就看越剧界、戏曲界的人是否团结、是否有勇气、是否有毅力、是否有创新精神。诸如何女士、余先生的事情,我希望再也不要在越剧界发生,也再也不要在戏曲界发生。(这种事我们伤不起,这种人我们看不上!!)我对越剧的改革和复兴,充满信心! 最后依然是八个字:美哉,越剧!壮哉,越剧!